欢迎来到 广州威斯特电梯有限公司官网!

咨询热线:

020-84868801

微信公众号

锋叔电梯加装记

浏览量:6167 类型:新闻动态 日期:2018-05-26 17:09:21 分享:

锋叔的努力没有白费加装电梯一事成功了一大半。


  老楼装电梯之实

       四月,正是草长莺飞,满眼芳菲的时节。在一个天气晴朗的下午,家住荔湾区荔华楼的梁阿婆坐着轮椅,在家人的陪伴下乘电梯从6楼下来。阳光穿过大树浓密的树叶,在枝丫间缓缓流淌,96岁的梁阿婆就在这阳光的河流里静静地感受着春天的气息。“对梁阿婆而言,这阳光已跟她‘告别’了六年”,刚从外面回来的邝太太看着梁阿婆的背影说,“在安装电梯之前那段岁月真是艰难”。梁阿婆的儿子已年过七旬,根本抬不动轮椅上下6楼,现在有了电梯,6年没舒舒服服晒过太阳的梁阿婆每天早晚都要下来转一转。

       在另一个小区,同样住楼梯楼的张伯外出就没那么方便了,张伯中风后不能行走,想呼吸呼吸新鲜空气,只能让家人将他抬下楼,虽然住在4楼,但上下一次仍然很费力,看着家人那么辛苦,张伯很想有一部电梯。

       住在楼梯楼的梁阿婆以及张伯等老人和春天的距离似乎就是一部电梯。

       据不完全统计,广州市符合加装电梯的旧楼约有4万栋,涉及大概240万市民的日常生活。加装电梯成了许多老楼居民心心念念的一件大事。

       对于正“战斗”在电梯加装一线的锋叔来说,这个过程“痛并快乐着”。

策划/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陆勇

文/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卢梦谦

图/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王燕

“临危受命”任楼

       看着旁边那栋楼贴出加装电梯的批前公示,锋叔坐不住了,明明自己比他们更早有了安装电梯的想法,怎么现在还落人之后呢?

       锋叔所住小区曾是单位宿舍,基本每家每户都有老人,又是9层高的老楼,早早的锋叔就产生了加装电梯的念头。不过,小区6个单元是一栋连楼,当时要征求整个连楼的意见,很难协调,就搁置了。2016年《广州市既有住宅增设电梯办法》印发后,只需要征求单元楼的用户意见,这让锋叔激动不已。而旁边居民楼加装电梯的进展又给锋叔打了一剂强心针,“我们也搞(电梯)!”

       然而说来容易做来难,超过一半的业主在10楼天台开了一次业主大会,大家纷纷表态,“愿意搞(装电梯)!”但到了真正推选业主代表的时候,却又纷纷退缩了,“我家有事走不开”“我不太懂”“我不擅长算账”……而最初有意愿的5个业主代表,有3个选择了退出。

       “那就我来吧,我不干也就再没有人能干了”,临危受命,锋叔接了这份“差事”。

 走街串巷试电梯

       决定选哪一家电梯公司,就让锋叔犯了难。就锋叔自己知道的,少说也有十几家电梯公司,到底选择哪一家,总要向众业主们说出个一二三四的道理。

       这天一大早,锋叔拿着水瓶就出门了,他坐公交车到之前打听到已经安装好电梯的小区“取取经”。锋叔心想,最少要懂得加装电梯的“游戏规则”,不能电梯商怎么说就怎么做,这不是等着被坑嘛。然而进到小区,锋叔却没顺利地坐上电梯体验一把。

       一开始,几个年轻人刷了电梯卡,准备乘梯上楼。在锋叔想要跟着一同乘梯的时候,却被拦下了。“你找哪位?”一位年轻人警惕地看着锋叔,“我是其他小区的,我们楼也想装电梯,我来坐电梯感受一下”,然而,这几个年轻人并不接受,“我又不认识你,怎么知道你是做什么的”一边说着,一边将锋叔“赶下了”电梯。虽然尴尬无奈,但锋叔摇摇头表示理解,“年轻人嘛,不太能理会我们老年人迫切想要装电梯的心情”。

       好不容易来一次,怎么能无功而返。锋叔没有放弃,上午的日头渐渐大起来,在楼下“苦等”的锋叔,脸被晒得通红,汗水也浸透了衣领,他只好挪步到阴凉处继续等待。

       一上午的时间就这样在等待中打发掉了,好不容易回来了一个业主,锋叔急步上前一番解释,终于如愿坐上了电梯。锋叔向业主了解电梯的造价,工程进度,工期时长以及乘梯感受等方面并进行了详细记录。

       中午,锋叔随便在附近的小店,点了一碗汤面,囫囵对付了一下,填饱了肚子,又漫步走向公交站,准备前往下一个考察点小区,而他手里的水瓶也快见底了。

       锋叔这一“坐”电梯,就坐了3个月,荔湾、越秀、海珠,只要他知道的有加装电梯的小区基本都走了个遍,而有些小区还不止去过一次、两次。在不少小区里,锋叔都混了个脸熟,再去乘梯,还有小区居民主动和他打招呼,“您又来啦”。

       不仅如此,在走街串巷的过程中,锋叔还结交了不少楼主朋友,互加微信成了“微友”。看着联系人里的这一个个还不太熟悉的头像,锋叔心里感到莫名的踏实——在加装电梯这条路上,他们不再是一两个人在“战斗”了。遇到问题,就“微一微”楼主朋友们,“王生,加装电梯你们遇到过什么困难?”消息刚刚发出不久,手机就发出接收到信息的“嘀嘀”声,锋叔打开新信息一看,“争取低楼层住户同意比较困难,要有耐心,晓之以理动之以情。”

 邻里街坊“结梁子”

       有了心水的电梯公司,想要成功安装电梯,锋叔还要征求“两个2/3”业主的同意,虽然都是一个单位几十年的同事,但真正协调起来,也是困难重重。

       一到三楼是商铺,在很大程度上减少了锋叔协调的难度。锋叔和另一位楼主,也是位年过七旬的老人——唐叔,挨家挨户敲门征询意见。有时候家里没人,还要上上下下好几趟,“我们楼要是安了电梯,大家上下楼都更方便,同意的话就签个名吧”,这一类的话已经记不清说过多少次了,住在这边的业主还好,爬爬楼梯就能问到他们意见。还有业主现在长住番禺,唐叔只能坐1个多小时的公交车去到番禺送上同意书。

       锋叔为人开朗,到业主家里征求意见权当是串门聊天打发时间了,却苦了不善言辞的唐叔,“感觉抹不开面,每次敲门都很尴尬,但又是自己的工作只能硬着头皮去做了。”每次在敲门前,唐叔都要酝酿一阵,措一措辞,给自己打打气。

       楼道里,经常可以看到两个老人来回奔波的身影。不仅到每一个住户家登门拜访,在楼道告示板上张贴公告,还要经常电话沟通,“都不知道打出去多少电话费啦”。但令锋叔万万没想到的是,在这过程中还和老邻居“结了仇”,“考虑了另外几栋楼的分配方案,也根据我们这栋楼的情况,提出了一个电梯价格的分配方案。但有业主总是觉得自己吃亏了,提出的价钱分配方案怎么都不满意”。

       原来,锋叔所在的这栋楼,安装电梯两层共用一个出口,安在两层楼的中间,低一层的用户出电梯后要下半层楼到家,而高一层楼的用户又要再登半层楼的楼梯,锋叔提出的分配方案和另外几栋楼的方案相同,即两层楼的业主为一组,支付同样档次的价钱。这就让低层用户心理很不平衡,本来电梯对他们来说的作用最小,但付的价钱不仅和上一层一样,也和更高层差不了多少。锋叔说,谁也说服不了谁,没办法,最后,只能再次召开业主大会,采取投票方式,少数服从多数。

       然而,这番波澜并未就此平静。在投票决出最终分配方案后,一位阿叔“还是不同意,到了电梯施工队进入小区那天他还没点头”,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观点无可厚非,但让锋叔十分不解的是,两人却就此结下了“梁子”。锋叔找到那位阿叔,想通过道歉缓解紧张的邻里关系,“都一把年纪了,又不是什么深仇大恨。我和他说对不起,说都是我的错,但他的态度很坚决,并不打算和解”,锋叔的和解尝试屡次碰钉。

       还有业主对电梯型号也不满意,“他们觉得电梯太小,就不参与(加装电梯)了,众口难调啊”,锋叔也只能尽量选择多数人满意的方案。

 报建过程风波起

       之后便是递交各种材料报建,锋叔又开始了新一轮的“折腾”。还是怀着“要懂得游戏规则”的想法,在材料全部备齐之前,锋叔先到政务中心踩点。政务中心里,锋叔看到排队递交电梯报建材料的大多都是一头白发的老年人,他们中有的人拿材料的手已经颤颤巍巍;有的人戴上老花镜,一条条地查看要签署的材料。其中有一位老人在排了一段时间的队伍,提交材料以后,却很快地离开了,满脸失望懊恼之色。锋叔上前询问得知,是材料中同意书签名的业主不够“两个2/3”。

       有了前车之鉴,等到锋叔要到政务中心递交材料时,对同意书上的签名人数再三核对。并且,为了怕弄丢材料,还特意给所有文件编上了号码,用手机拍照记录下来,“这样,需要哪个文件看手机照片就知道有没有了”。但就是这样万般小心,还差点出了岔子。

       当日下午,锋叔来到政务中心递交材料,“不管有没有用,只要有关系的,我全带来了”,锋叔拿着一沓厚厚的材料来到办事窗口。“需要什么材料告诉我,我在手机里找一找图片,理出来给你”,锋叔想着,自己先筛一遍材料,除了可以心中有数,也能减轻工作人员的负担。“没事,阿叔,都给我吧,我来整理”,看到锋叔已经上了年纪,工作人员十分热情,接过全部的材料到另一个办公室整理。

       然而,在工作人员整理好材料出来后,却告诉锋叔,少了一份设计院开具的安全报告。顿时,锋叔感到血气上涌,脑中“轰”的一声,“安全报告原版只有一份,没了很麻烦!”锋叔立即翻找手机相册,终于看到了这份材料的照片备份,这份材料是有的!锋叔刚想松一口气,突然意识到,不是他弄丢的,那就是工作人员在整理材料的时候出了岔子,锋叔当时就急了,大声问道:“怎么办?”锋叔中气十足的质问声在办公环境中犹如一声惊雷,十分突兀,很快整个大厅的人都围过来了。

       工作人员看到锋叔有些着急上火,赶紧安慰他,“阿叔,你别着急,既然你确定带了这份材料,肯定丢不了”,一边说着,一边又将材料一页一页从头到尾地梳理了一遍。当工作人员找到锋叔那份材料的时候,锋叔悬着的心才放下。

       锋叔称,在办理电梯审批的过程中,遇到的很多工作人员都很热心,都是切实想帮他解决问题,“这让我感到很温暖”。

“工作日志”天天

       批后公示上墙以后,锋叔才感觉心中有底了,“这也能说明自己的工作有成果了嘛,没白忙”。电梯公司进入小区开始,看着工作人员来来往往地搬运着材料,在锋叔看来,整个漫长装梯路,才完成了一半。

       之后的施工进展、电梯质量仍然不能马虎。过程中,还会有新问题不断地涌现,在电梯的脚手架搭好后,发现居民楼的有线电视、电缆等线路影响了电梯的加装,需要改造。锋叔一边看着相关单位改造线路的施工报价,一边拿笔计算着材料、人工等各部分的价钱,“要考虑许多的问题,还要有一定的专业知识,清楚每一部分的钱是怎么花的,要不然可能会被骗。”

       锋叔还专门准备了一本工作日志,每天都在里面记录电梯公司的工作人员当天做了什么工作,还会根据工作情况简单地打分。有了这个记录,将来就可以对电梯公司作出客观的评价,“比如,如果说有一天下大雨没法开工,都有记录可查”。

       锋叔现在是算着时间在过日子,满心希望着电梯可以尽早完工,他的责任也就能卸下来了。锋叔笑称自己心大,可苦了他的老搭档了。自从接下了加装电梯的工作后,唐叔每天都提心吊胆的,吃饭不香了晚上也睡不好,就怕哪些地方干错,还担心会不会有什么质量问题,只要一有时间就来施工现场看着。

       100天的工期,现在还剩下一大半,锋叔誓要坚守到最后一刻,“现在就盼着电梯装好,那天一定要庆祝一下,再请个舞狮队”。

 选择公司遇“大坑”

       还有一件事让锋叔一直备受困扰,听着微信里对方发来的一条条不客气的语音信息,锋叔紧皱眉头,感到一筹莫展。原来,现在在小区里施工的电梯公司,已经是锋叔找的第二家电梯公司了,第一家在签约前被业主们集体“驱逐”了,现在却在讨要着不知从何而来的电梯图纸的设计费。

       旁边的1号梯在去年5月出了批前公示,邀请锋叔所在的2号楼和另外一边4号楼一起加装电梯。于是,为了施工方便,锋叔和其他2个单元楼选择了同一家电梯公司。

       本想着一起签约会有优惠,结果不仅没有折扣,锋叔还遇见了个“大坑”。在签合同之前,第一家电梯公司称,要先交1.5万元出设计搞报建。但当时,锋叔还没有收齐业主的钱,交不出这笔费用。于是那家电梯公司改口称,暂时不收钱,先出图纸,“他们没去档案馆拿建筑图纸,也没到现场实地考察,就给了一张电梯设计图”,锋叔感到莫名其妙,“都没有来实地勘查,是不是改的别人的图纸”。锋叔的心里画上了一个小小的问号。

       而后来发生的事情,让锋叔真正下定决心撤换电梯公司。三栋楼与该电梯公司最初商定的价格是,加装一部电梯收费58万元。虽然比自己的心理价格略高,但三栋楼加装一样的电梯、业主们对费用没有异议,锋叔也就跟着同意了。

       真正的变故发生在签合同时,锋叔发现,收取的58万元是不包括开具发票的价格。也就是说,如果想要开发票,还需要再加价10%。“算起来要到60多万,超出预算太多,感觉不合理。这也没办法向业主交代啊!”经费严重超标,锋叔心里焦急又拿不定主意,只好组织重开业主大会,其他业主也对该电梯公司的做法意见很大,最后决定更换一家电梯公司。

 一路走来苦又甜

       街坊对加装电梯热情十足,记者在广州市国土资源和规划委员会网站看到,今年以来已有加装电梯批前公示447件,广州市加装电梯发放工程规划许可证的批后公示有265件。

       在锋叔自己看来,加装电梯还是“新事物”,他对此感到兴趣十足。但从牵头到电梯公司进场施工,这一路走来,有苦有甜,过程十分不易。

       “加装电梯步骤多、流程长、手续还很繁琐,要是能在一个地方搞掂所有事情就好了”,锋叔说自己的加装电梯路已经走完了一大半,希望以后的街坊们加装电梯路可以走得更容易些。此外,锋叔还建议,希望有关部门能够建立数据库,可以查询住宅楼是否满足加装电梯的条件,“最开始的那一步很难迈出,如果可以查到自己所在居民楼符合加装电梯的条件,那么有一个人再牵头去做工作就容易多了”。
分享
分享到